‘器官移植已經走出依賴死囚器官的歷史階段、國家控煙立法出爐在即……昨天,全國政協委員、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小組討論間隙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國將把死囚器官捐獻化療飲食原則納入全國器官捐獻分配統一系統中,杜絕器官交易腐敗。’
  1
  □談醫改
  基禮服層設備先進但沒有病人用
  京華時報:作租製冰機為全國政協委員,去年您如何履職?
  黃潔夫:去年按照全國政協教科文衛體的要竹北房屋求,我帶隊去了6個中西部省份,甘肅、江西、寧夏等,每個隊有10多名專家,醫改雖然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重大成果,但問題還很多,醫改是一條艱難的路,比如基層,按照改革設計,病人都先在基層就診,不要輕易跑到大醫院,但現在的改革的成果和我們的初衷是背離的。基層醫院政府給足了錢,也引進了先進設備,B超、X光機從來沒有打開過,因為沒有病人要用。
  京華時報:您有何建議?黃潔夫:我每個星期都做手術,原來中古萬利多超過萬人門診的只有幾個,但近年來已經比比皆是了,老百姓看病就醫難、醫托啊等問題都越發突出,每個醫生每天要看50至100個病人,不醫鬧才怪,6日上午在小組討論上我準備了一份10頁紙的發言,針對如何引進民營資本辦醫、讓公立醫院改姓、社會資本如何進入公立醫院。
  拒收紅包協議難解腐敗問題
  京華時報:近年來,傷醫事件不斷發生,衛生部門應該有何舉措?
  黃潔夫:一方面,涉及國家的法制建設,不單單是醫患關係,而是犯罪,另一方面,是醫療體制的改革,公立醫院目前的體制沒法解決醫患關係,患者入院治療需要簽訂協議,醫生進學校的第一天就有宣誓,如果要醫生不斷宣誓的話,這個宣誓就是無效的,還損害了醫生的尊嚴,不能通過單純的行政手段,簽了協議就能不收紅包了嗎?我們應該從源頭治理。
  京華時報:這個協議您簽了嗎?
  黃潔夫:還沒有讓我簽,我在協和醫院肝膽外科
  任主任,1963年進醫學院時就已經簽過了,這個承諾是終身的,如果讓一個人不斷發誓的話有意義嗎?這個誓言和三十幾年前是一樣的,為什麼要反覆簽呢?簽多了老百姓也不信了。
  京華時報:會向衛生行政部門反映這個情況嗎?
  黃潔夫:制定拒收紅包協議也是好意,但制定者肯定不是醫生,而是好心的管理者。瞭解行當的人不會制定這個協議。我們會講清楚,簽協議是醫生尊嚴問題,就像現在的反腐敗,任何一個人如果想做醫生,就不要想賺大錢,想做官就不要想發財,選擇了做醫生就不要想做富人。
  2
  □談控煙
  公共場所控煙條例將要出台
  京華時報:如果在兩會期間看到有委員在室內公共場所吸煙您會制止嗎?
  黃潔夫:當然會制止,我會告訴他我是控煙協會的會長,而不是告訴他不要吸煙,不要吵架和引起人身攻擊。同時,我在其他場合看到官員吸煙的情況已經好多了,我們最近參加一個活動,理事會的會議上往年總有幾個理事抽煙,但今年抽煙的話都是悄悄跑到室外抽煙。
  京華時報:中國是控煙履約國,但至今還沒有出台國家層面的控煙立法,這項工作有何推進計劃?
  黃潔夫:公共場所控煙條例很快就要出台,大家放心。
  3
  □談霧霾
  一般口罩不能阻擋PM2.5顆粒
  京華時報:霧霾天氣您是否憂心?
  黃潔夫:這是我們經濟發展這麼多年需要付出的代價。中央領導和大家一樣吸這樣的空氣,比如習總書記前往南鑼鼓巷、吃慶豐包子時都沒有戴口罩,這也是給百姓傳遞了一個信息,就是中央的高層領導和大家同呼吸、共命運,要治理霧霾的急迫心情和大家是一樣的,但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這是必須要付出的代價,這需要我們大家共同承受和改變,來治理它。
  京華時報:您平時戴口罩嗎?
  黃潔夫:不戴,一般口罩對PM2.5是無效的,PM2.5是很微小的顆粒,但我們的普通口罩只能阻斷PM10以上的顆粒,但這以下的顆粒是阻斷不了的,戴口罩多是心理安慰作用。
  京華時報:持續的霧霾天氣是否會恐慌?
  黃潔夫:治理空氣需要時間,不要講得那麼可怕,我在考上研究生前是在昆明鋼鐵公司工作,那裡的空氣太差了,不斷燃燒的焦炭、煤釋放出的PM2.5我想是很高的,我在那裡工作了8年,我現在肺部還是很健康的,當然不是說大家不要防護,我每年兩次體檢肺部很乾凈,我打網球可以和運動員跑,跑得很快,大家都說我不像68歲的老人。
  4
  □談器官捐獻
  38家醫院停用死囚器官
  京華時報:去年全國器官捐獻情況如何?
  黃潔夫:我國器官移植已經進入到歷史發展的新階段,將走出依賴死囚器官的歷史階段,我們從去年全面啟動器官捐獻工作後截至今年3月2日,全國先後共有1570人捐獻器官,約有5000人因此獲得新生命,這個數字遠遠超過了以往死囚器官捐獻的數量。
  京華時報:已經逐步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黃潔夫:廣東、北京、浙江等38家大型器官移植中心已經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了,我們並不是反對死囚捐獻器官,剝奪他們捐獻器官的權利。死囚也是公民,也有捐獻器官的權利,關鍵是有法治的建設,今後,死囚器官捐獻也將需要本人和家人同意,就和公民捐獻一樣,同時要按照國家法律,進入全國統一的計算機系統自動公平分配。
  京華時報:是說這38家醫院完全不再使用死囚器官?
  黃潔夫: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使用死囚器官的情況,死囚可以自願捐獻器官。有捐獻意願的死囚的器官一旦納入我國統一的分配系統,就屬於公民自願捐獻,不再存在死囚捐獻的說法。我們需要人權建設,公平、正義,大家都有此共識。死囚可以提出申請,簽字,也可以享受人道主義救助等程序,不是不使用死囚器官,而是不准醫院或者醫生和一些人私下交易人體器官。
  京華時報:何時完全實現不用死囚器官,有無時間表?
  黃潔夫:我國的器官捐獻工作才剛剛起步,才是個新生兒,現在已經快一歲了,希望大家合力讓這個新生兒長好。這是個改革的過程,廣東等多家醫院已經主動不再使用私下交易的死囚器官,都是公開、透明、合情、合理的器官移植獲取和分配。原來私下交易器官就是一種腐敗,中間有許多鏈條和黑洞,原來的器官獲取方式是見不得陽光的。
  器官捐獻和移植已擬定入法
  京華時報:今年會有何新進展?
  黃潔夫:3月1日,國家成立了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在國務院領導下,由國家衛計委和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兩家組成,由國家衛計委主導,委員會名譽主任委員是華建敏、李斌等,主任委員是我,副主任委員是趙白鴿和馬曉偉等。3月20日,我們將成立OPO聯盟,將進一步推動器官捐獻的公平分配,在去年以來1570例器官捐獻者中已經有約一半的器官進入到我國器官捐獻分配系統中。
  京華時報:有沒有全國立法計劃?
  黃潔夫:我們已經有器官移植條例,將對其進行修訂,更名為中國人體器官捐獻和移植條例,正在進入法製程序。其中會對人道主義的救助明確統一原則,但不是統一標準,生命是無價的,不要說一個器官多少錢,困難的捐贈家庭都會進行人道主義救助,救助的形式有多種。
  希望器官移植納入醫保報銷
  京華時報:之前說每年有30萬人需要器官移植,但實際登記等待移植的只有一萬人,這之間的差距怎麼理解?
  黃潔夫:中間的差距涉及到供體來源、社會經濟情況、取捨等多種情況,現在我國器官移植是收費的,一個肝移植或者腎移植都需要花費幾十萬的費用,不是百姓想做就能做的,因此真正需要做的和實際登記做的有很大差距。人們的取捨有很多原因,有的人病重需要移植,但一旦移植會把家裡的錢全部花光,他可能就會放棄,這種情況很常見。每年有100萬人透析,約1/3需要腎移植和肝移植,科學估算有約30萬人需要移植。
  京華時報:器官移植有無納入醫保報銷?
  黃潔夫:我當然希望這樣,這是生和死之間的選擇,希望社會動員起來,讓這些真正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不因為經濟原因而失去搶救的機會。我們成立了人體器官移植的基金會,正在成立的過程中,希望這個基金會成立後,政府出一點錢,社會捐一點錢,醫療單位為這個事業捐一點錢,把這個基金會做大,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患者。
  本版採寫京華時報記者李秋萌  (原標題:拒收紅包協議難解醫療腐敗問題)
創作者介紹

channel

gi23giap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