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少年的鮮血噴灑在古老的土地上,新一輪的巴以衝突似乎瞬間升了級。火箭彈與土製導彈齊飛、狠話與抗議共鳴——此輪巴以衝突已然被定性為2012年加沙戰事之後規模最大的衝突。
   世界似乎早已習慣了這片土地上衝突不斷的狀態。不過,這一次還是有些不同。這一次,在淋漓的鮮血面前,細心的人們會發現一絲尷尬的痕跡。
  最覺得面上無光的應該是美國國務卿克裡。自上任以來,克裡多次奔赴巴以,為著他心目中的巴以和平可謂“鞠躬盡瘁”。在奧巴馬政府明確實施“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大背景下,克裡對巴以的“鐘愛”曾引來不少質疑。如今,在新一輪的戰火與鮮血面前,克裡的賣力斡旋只能讓他覺得情何以堪。
  或許,讓克裡能稍稍輓回點面子的是,他正確地指出:就巴以局勢而言,如果沒有和平,就只有持久的衝突。非此即彼。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種確定性更讓人擔憂。 
  此輪巴以衝突中,克裡或許不是唯一感覺到尷尬的人。從過去一段時間的發展來看,巴以局勢中的相關各方似乎也不願看到戰火重燃。一方面,一向強硬的哈馬斯與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領導的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法塔赫)達成了旨在結束長達7年的巴內部分裂的和解協議,並組建了聯合政府。另一方面,就在巴以新一輪衝突之前,以色列低調地提出了停戰協定。摩擦當然一直存在,但是,和平的曙光卻時不時地閃現。然而,這一切努力都因為4名少年的血案而終結。 
  目前,各方的分析都認為,3名以色列少年和1名巴勒斯坦少年的慘死是少數極端分子的行為。然而,在現實中,無辜的鮮血最能刺激民眾的脆弱神經,更何況巴以雙方還有那麼不愉快的過去。情緒一旦激昂起來,就必定需要找到發泄的出口。 
  戰火一旦燃起,要撲滅總需要些“說法”。就目前來看,雙發能夠在此輪衝突中得到的似乎並不太多:以色列應該希望削弱哈馬斯的軍事力量,哈馬斯則可能希望以色列釋放最近逮捕的哈馬斯成員並開放與埃及接壤的邊境。如此看來,克裡的斡旋並非完全沒有希望。克裡也的確還在堅持。這幾天他與巴以之間的電話必定是熱線。只是,沒人瞭解,克裡還有多少政治資源可以幫助他實現斡旋的目的,控制局勢的進一步惡化。更嚴重的是,克裡如果不能妥善處理目前的局勢,或許將封死美國主導的巴以局勢和解之路。
 
(編輯:SN143)
創作者介紹

channel

gi23giap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